林团团ฅ

新华字典抄袭专家,微博@甜软奶喘Lin

双花◎天光番外.中元

……我不知道超链接怎么放,看前文戳头叭…………想起来可能会补个番外里没飙的车。

_

孙哲平把打工时间缩减了一小时,多出来的一小时用来给张佳乐买奶茶,和等他下班一起走夜路回家。正是热恋期,孙哲平不要钱还不要睡觉的计划实行得有声有色,有声有色到张佳乐擦一下杯子,就忍不住要看一眼孙哲平。他把氲着热水滴的塑料袋搁在旁边,明皙脚踝交叉,重心放在左腿上,指尖没进短发,屈着分明瘦削的手手肘撑在吧台上,一双眼睛带笑看过来,张佳乐忍不住啧了一声。

“您是大爷,别看我了。看得我手抖。”

孙哲平很利落地嗯嗯几下,抽出杯速溶黑咖看着,面不改色地呷了一口这种难喝到极点的泔水,仰头时原本凌厉的下颔际线被暧昧灯光匀得模棱,喉结滚动,张佳乐咬着牙根,又啧了一声。

一直到月低星明时打烊,张佳乐揣着一晚上的色心和疲倦披上外套回家,孙哲平慢吞吞地陪他挪步子,并揽上了第三次小心翼翼地往他这边儿黏的张佳乐的肩,从善如流地低头压近距离,黑暗里对着人眼睛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去,”张佳乐吓了一跳,躲着他眼睛,犹豫着想四顾,又给忍下去了,只好一眼一眼瞟孙哲平,“今天中元啊,鬼节。走夜路不能回头的,否则得撞鬼。”

孙哲平乐了,顾忌着比他还小朋友的张佳乐同学没笑太大声,隐隐约约自唇缝里呲出笑,张佳乐挺气的:“你不怕的?”

孙哲平沉默好半晌,然后说:“没,就是想起来我完了。买奶茶时候回了好几次头,窗户玻璃里挑着边角看你。”

等张佳乐迅速埋头对眼儿看鞋尖的时候又补一句:“你怕?”

张佳乐死倔着别过头不肯说话,孙哲平猛地一下把他摁进阴影里,掌心垫着张佳乐腰窝,舌尖往人微凉唇瓣上带了一下,而后探进去一碾到底。

张佳乐是调酒的,整个人酿在教人迷醉的各色醅酿里,酿出来一把迷人骨,酥劲儿匀成唇上滋味。

真醉人啊,那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“开房吧。”孙哲平夺够了张佳乐含着的口清冽并心跳声,一点一点,难得细致地落下来啄一样的吻,缠得极紧不留分毫退路,迫人的温柔。张佳乐给他亲蒙了,噎着的气还没喘过来,紧紧揪着孙哲平半敞领口,心间起伏不定:“啊?”

“开房吧。你不是怕吗?这段路估计走不回去。”

“我没说我怕……呃。”

一早睡到正午退房,张佳乐把头闷进酒店松软的被褥里,洗完澡的孙哲平光着上半身,俯身去拨他脸来亲,张佳乐咕噜咕噜,糯米球儿一样滚开。

孙哲平骗人的,渴睡的人也会做梦。春梦。

不是东西。

评论

热度(10)